英特美好故事︱破壳

时间:2022-01-10 星期一浏览次数:


        用故事记录成长,用文字留住时光。

        作家纪德说过,打动人心的艺术作品,一定携带着真实丰富的细节。如果我们笔下能流淌着更多真实而具体的细节,故事将更值得细细回味,更能打动人心,也必然更有珍藏的价值。“英特美好故事”征稿正在进行中,来稿请投至:entelstory@163.com

        英特美好故事,为您讲述那些“离开的,留下的”故事,本期荐读英特高二(5)中澳理科班丁冠茜的故事。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有相应的回报,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全才,都是学霸。当分数成为评价的唯一标准的时候,就注定了大多数孩子会成为“失败者”。现实难以改变,唯有破壳而出,打破阻碍和桎梏,才能觅得新径,获得新生;唯有破茧而出,让羽翼丰满坚强起来,才能蜕变成蝶,轻舞飞扬。
 
破    壳

作者:英特高二(5)中澳理科班  丁冠茜
 
        我只想讲讲我自己。

        我在英特学习生活已经五年了,初一入学,今已高二。五年,一千多个日子里,看过了英特校园里大大小小的变迁,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活动,跨过了无数的困难与折磨,走向了现在的我,一位普通的高二中澳班女学生。细细想来,如果我是一只蝉,英特就是我的“壳”,护佑着我在其中艰难地蜕去禁锢我的牢固的厚皮——自卑,带着新增的伤和已经老旧的疤痕期待着飞出这个壳,飞向远方。

        对于我第一次走进英特发生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那天极其不争气地哭了一通。现在想来,曾经的我是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那时,我还在上六年级。小升初的洪流裹挟着我,粗暴地把我推向一个又一个的带刺的木板。只有避过尖刺,趴上木板,方可在这滔滔洪水中留一丝生机。事与愿违,那时的我真的是太弱小了,太无知而又无畏了。当一个个写着抱歉的短信砸向我的时候,当我希望慌慌张张地跳开小镇小学的时候,我才猛然醒悟,原来人和人之间真的可能是天差地别,也切身体会到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含义!

        那天,我来到英特,准备参加升学考。长长的甬道带着不熟悉的冷漠,炽热的太阳光生疏地照射,望而生畏,这是英特留给我唯一的感觉。我紧张又好奇地跟着由穿着各色衣服的同龄人所组成的队伍走进教室,开始人生中第一场关键性的升学考。

        对于卷子的难度,我早有耳闻,所以并不是特别惊讶。但到了口试的部分,我的缺点暴露无余。对于一个以英语教育著称的学校,英语口试并不稀奇,但像我这种基本无英语口语经验的人,吓得我满脸通红,一句话都憋不出来。看着旁边漂亮红衣女孩靓丽的简历,盯着面前陌生至极的单词,听着她流利又自信的表达,我脑子一片空白,甚至不大听得懂面前的考官在讲什么。自尊心使我羞耻到了极点,视线渐渐地模糊,我把头慢慢地深深地沉下去,眼泪喷涌而出,迫切地想要躲到任何一个人都看不见的地方。考官老师似乎也晕了,对着我束手无措,仿佛尴尬的是他。我想,老师肯定没见过我这种一句话都挤不出来,还掉眼泪的考生吧。越想,越觉得羞耻,眼泪成了一匹匹管不住的野马,疯狂地向前奔去。嘴里蹦出的字眼是已经浸过泪水的声音,我低着头,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隐身在这个偌大的教室。仿佛是隔了一个世纪的光阴,终于结束了。我灰溜溜地走出教室,头也不抬地快速走向我爸妈等待我的地方。

        一路上,我都心惊胆战,生怕有些偏红的眼睛出卖我,被人看出我哭过,生怕被我爸妈追问。我打心底觉得愧对我爸妈,辛辛苦苦把我送来考试,考得不怎么样,居然还被吓哭了。我假装眼睛痒,一直将手盖在眼皮上,不停地揉来搓去,掩饰着内心的慌乱和紧张。不过,一切自然瞒不过我爸妈的眼睛。到家了,我才悻悻告诉他们我这丢脸的经历。从那时起,自卑在我身上被烙下。到现在,我还是十分想跟那时的口语老师说一句话,真的很抱歉让她处于这种尴尬的情况。

        结果不用多说,名落孙山。但可能是命中的缘分,亦或许是命运的馈赠,我竟然成功通过摇号升入英特。其实,当时做出参加这个摇号的决定让我思索许久,我不确定能否跟上大部分聪明孩子的节奏,我知道自己的实力相差极大,但英特优越的资源,优秀的学子,也让我心动不已。“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与优秀的人同行,想必我会学到的更多吧。“那就试试吧!”我于是最后这样说道。

        顺利入学英特,摇号带来的欣喜倏忽急逝。升学考带给我的自卑感开始如影随形,几乎贯穿我三年的初中生活,时强时弱。这其中最令我自豪也是最出乎意料的是,入学时令我羞耻不堪的英语,竟已成为了我的最强项科目。英特的英语课堂趣味横生,老师们会用心设计各种各样的游戏活动来巩固所学,如戏剧表演、演讲、影视配音等等。每天中午学生在老师办公室前排着长长的队伍去背书,这可不是普通的背课文,而是严苛的语音语调检测。这样的英语教学熏陶下,我的英语成绩逐渐提高,有时甚至可以在小班上拥有名列前茅的荣耀。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恩赐和力量,自卑远离,我逐渐变得自信阳光起来。


        走出英语的泥潭,并没有让我轻松多久,对其他科目的无力感一点点侵袭过来,我拼尽全力向上挣扎,但于事无补,直到陷入深海的底部。同学们轻易做出来的难题,我怎么想都想不出来,考试时面对那完全不会的半张卷子和疯狂倒数的时钟只能努力猜测正确答案;相比多才多艺体育学习俱佳的同学,我毫无优点和特长,像在名为“自卑”的旱地里挣扎的鱼儿。

        一次,周三的家长开放日,我再也忍不住,在妈妈面前哭诉我的弱小:“妈妈,我做得不够好,比不上那些优秀的孩子!”

        妈妈静静地听着,静静地看着我,她帮不了我多少。我知道,我只能靠自己。夜晚,永远是人一天中情感最丰富的时候,经常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宿舍的床上,听着mp3里的歌,琢磨着歌词里的每个字眼,“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不知不觉中,我体会到了歌手所经历的不易,流下眼泪。在一首首或激昂或抒情的音乐声中,我得以喘一口气,睡一个好觉,从中汲取明天面对“敌人”的力量。

        一时的感伤,并没有妨碍我探索新世界的脚步。英特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个崭新的“舞台”。艺术节、体育节、科技节等五大节,每一次我都和同学们一起创意,一起参与;映像研社、模拟联合国社、魔方社等几十个社团,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加入或者自行组建某个社团。就这样,在英特,我被各种节日和学习氛围感染,交到带我走出黑暗的很好的朋友。发现了我最爱的书,找到我愿意为之奋斗的爱好和梦想。在这个漫长的奇妙的过程中,自卑不知何时早已褪去。也许是伤疤多了,会成为坚硬的盔甲。勇气在我心里扎根,我不再自卑,不再屈服于磨难,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作为英特人的自信。

        这样的我,面对直升考的失利,虽然狼狈不堪,但也没有灰心。倔强地拒绝升入国际部的班级,转而参加中考,想试一试自己的能力。中考的过程,于我而言又是跌宕起伏,险象迭生。疫情,复学,失利再失利。那种面对考试的无奈和无力再次吞没了我,我艰难地忍住泪水,跑出班级,走在夜晚的操场上,因着寥寥无几的人和微弱的灯光放声大哭。而后,擦干眼泪,又默默地走回班级,继续学习。

        中考以后,我曾很认真地对英特说拜拜。但缘分或许早已注定,后来我改变心意,回到英特,参加中澳项目,成了国际部的一名高中生。虽说过程有那么点艰辛,回过头来,名为“自卑”的皮已经破败不堪,落在身后。身上十分轻松,只剩眼前更加坚硬的壳,我不惧怕,也不自卑,我总会破壳而出,自信而又大声地宣布,我来自英特!

        英特给予了我前行的力量,向前!向前!直到更远的远方……


苇岸说

        “不行、不能、不敢、不想、不会……”,自卑如硬壳,似锁链,禁锢了无数孩子的天赋和灵性,夺去了他们的如花笑颜。破壳而出,需要父母无条件的爱和接纳,需要老师无差别的尊重和理解。在英特,每一个孩子都会得到全方位的支持和帮助,老师们会搭建丰富多彩的“舞台”,让孩子们去体验,去表现,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去发光发亮,绽放生命的精彩。

        漫长的生命旅程中,每个人都会遭遇风雨坎坷,至暗时刻,让我们对着自己心里那个受伤的“小孩”说:不要怕,只管向前!向前!走过去,别然一番新天地。那里,繁花似锦,艳阳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