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美好故事︱昨夜梦里的泪光

时间:2022-05-19 星期四浏览次数:


        用故事记录成长,用文字留住时光。
 
        本期“英特美好故事”,是一位父亲写给女儿的“情书”,也是英特送给远行学子的生命“礼物”!
 
        英国心理学家克莱尔曾经说过:世界上所有的爱都以聚合为最终目的,只有一种爱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
 
        鸟儿要飞翔,船儿要扬帆,孩子要远行。今天,5月19日,是高三中日班俞昕悦离开家,离开英特,远赴日本求学的日子。
 
        这个日子很特别,结束六年的英特学习生涯,去到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中,过一种不曾体验过的陌生的生活。我们曾经多么渴望孩子早日独立坚强,勇敢逐梦。而今,这一天来了!一切过往,皆为序章;所有未来,皆是可期!
 
        谨以此文,祝福昕悦以及所有即将远行的英特学子此去平安顺遂,学业顺利,梦想成真!
 
        这是昕悦爸爸的祝福,也是英特的祝福!
 
        亲爱的孩子,大胆往前走吧——
 
——编者按
 
昨夜梦里的泪光
 
作者:俞中,英特高三中日班俞昕悦家长 
 
 
这六年,梦里的呓语,很多言
那就放肆地述说一回
给我即将远行的女儿圆圆
给马不停蹄滑入中年纵深处的自己——
 
        先申明,这个标题粉粉的,显得媚俗,但我原本并不喜欢这种调调,只是今晨醒来,枕边那一小滩泪渍太过惊悚,分明就是昨夜梦中的泪。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写实吧。
 
        醒来那一刻,眼角还噙着泪,脸颊贴着被泪滴打湿的枕巾,凉凉的,正是彼时心情的写照。口中有两句托梦而至的打油诗:昨夜梦中旧景依稀,凌晨梦醒泪已沾巾。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个冬天,时常有梦,那些梦像一柄无情剑,劈开了长久以来困扰着我的心结。当初选择让女儿走出国留学的路,对我们这样一个工薪家庭来说,可以说是使足了十分的劲。因此,为了让这一笔教育投资的效用最大化,已经做好了女儿完成学业后,大概率留在国外谋职定居的心理预期。这是我们一起为女儿制定,也一致认同的生涯路径。沿着这条路,女儿将离开我们,一直走,不回头,越走越远,去寻找她的未来。而我每每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总觉得这是一场我生命中逃不过的“诀别”,与过去十多年三口之家的融融天伦之乐的诀别。这份伤感,像柄利剑,时常在凌晨被梦境渲染得异常锋利。
 
俞昕悦童年和爸爸的合影
 
        冬日长夜的凌晨,透过窗帘望着沉睡的城市,路灯朦胧地映着小区街道的水洼,到处都是湿的,月光森然,静静地洒在积水的路面上,配合着远处似有似无的乐律。那一刻,一切犹如幻影,稍纵即逝。恍惚中,时光停滞,往事一件件升起。女儿渐渐长大,“诀别”已在眼前。而我,匆匆变老,变得越来越喜欢回忆和记录一个个不断升起的往昔片段——
 
 
        梦里的中年男人,面朝着橙色的操场跑道,微微低着头坐在教学楼边的石台阶上,有些颤着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颗没点燃的烟,泛黄的烟丝时不时地会抖落几丝,掩埋在嫩绿色的草地上,一会儿便消失得无声无息。大约个把钟头里,男人不紧不慢地玩着手中的烟,同样的姿势和节奏,不曾稍变,时间静静流淌着,仿佛生命就在那参禅般的入定中渐渐地消逝着,逝去的速度太清晰,着实催泪。那是2016年的春夏之交,这个学校漂亮的橙色操场边有个紧锁双眉的男人,和今晨梦里的我一样在焦急的期盼中,朝着明天奔去。
 
俞昕悦(左) 初中实验课
 
        “为不可预测的未来,培养健康成长的学生”,五年前,因为这句话,他力排众议,带着女儿来到这所学校,接受入学资格的测试。而这些年,在更多的入定中、焦虑中,等待着女儿圆圆在严苛的学业中,一关一关不停打怪、归来,或得胜,或铩羽。
 
 
        梦里的天空,灰的,有霾,近黄昏。男人独自站在一个角落,看着熙熙攘攘,匆匆离开的周末接娃的车辆,心情突然的放松,每天急吼吼地赶到这,奔到那,到底为了什么,这么急,这么慌,何必呢。从五年前的秋天开始,每个周五他都是急急忙忙处理完手头的工作,驱车赶往学校,加入到风尘仆仆的接娃大军中。和寻常不同,梦里的他换了节奏,在学校门口租了辆单车,开始了漫无目的地骑行。两年前,也就是圆圆初三那年,为了让她更好地准备直升考,他们全家在离学校最近的小区租了房,搬过来陪读了一年。所以这一带他很熟,那时也经常做这样的骑行,后来他将此称作“骑行的修炼”。这儿是城市的远郊,骑到路的尽头还有土路,道旁是无人打理的杂草丛。往远处看,视线模糊的地方有个建筑工地,和两年前一样,这里仍在大兴土木。这会儿,正好是工地下班时间,民工们三五成群,从工地里走出来,路边的摊贩在不远处等着他们,廉价盒饭,管饱。
 
俞昕悦高中课外游玩
 
        这些年,对很多事的欲望都越来越淡了,唯独对女儿学业的要求是个例外。如今,离女儿留学的各种测试越近,他的内心也就越是忐忑。就这样想着,心里淡淡的忧伤,脚下缓缓的蹬踏,恍惚间有一种漂浮于物外的感觉。夜色快降临了,想起了以前和爱人、女儿,一家子人在这个城市远郊的一隅,吃完晚饭,出门散步。山坡上、田坎上、池塘边,闲逛,沿途村民的小孩叽叽喳喳,有野草,男人们在路边聊天与抽烟,夜色也和梦里一样,降临得很快,凉风从空中袭来,大地很包容,星空率先沉睡。这五年,从始至终,心里一直被女儿中学时代的起起伏伏所填满,甜蜜也罢,烦恼也罢,都不足挂齿,像星空一样沉睡吧,人生难得,生而美丽。
 
        圆圆,这五年,爸爸其实和你一起在成长,在改变,变得随性,也变得时常有早晨沾湿的枕巾。
 
 
        梦里的光线很暗,暮色沉沉。我在清晨一场大雨之后的朔风里,沿着文二西路,驱车一路向西,半途要经过一段蜿蜒四五公里的山路,山路很窄,加上大部分的路灯都年久失修,处于罢工状态,天黑时的这段路,饶是老司机也须小心翼翼。途经此段时,圆圆斜靠在后排,眯着眼,睡着了。车内寂静,我向西边的山崖望去,远处草木嶙峋,山岚缥缈,仿佛在暮色中佝偻前行的老汉。而我,又何尝比他轻松半分。
 
        那是圆圆初二上学期时,不慎弄伤了左膝半月板,为了让她好好养伤,我们选择了走读,放弃住校。于是,每天早晚各一趟,他便雷打不动地携女闯关,一日两回,在夜色中来回穿梭这段路。他将那段时光称作我的“唐僧远游”生涯,那半年,在“堵城”杭州的东西两极,他便是那个名副其实的苦逼远游僧。
 
        圆圆,这些年,爸爸总觉得不太真实,世事弄人,岁月竟然将我这样一个懒散的中年男人,活脱脱逼成个勤勉的苦行僧。那些枕边的泪渍,也许就是爸爸被自己的勤勉所感动的见证。
 

 
        梦里的意象很奇幻,有两个圆圆。一个、两个,一齐在他眼前晃动。其中一个是坐着的,始终一动不动,他看着她,心头像被扎了根刺似的痛,因为他想让女儿站起来和他一齐向前冲,和他一起去放肆,去撒野,去寻找童年真正的样子,可他怎么也看不见女儿的腿,只看见她满脸的拘谨,紧闭的双唇。另一个一直在他眼前跳动着,嘴里不停地和他争辩着什么,好像是昨天那场NBA湖人篮网的圣诞大战,让他惊讶地发现,这小鬼活得还是很just do it的。显然,在他这个资深的球迷面前,半桶水的小鬼,是绝对趟不过从NBA到欧洲五大联赛的水塘的。
 
        她熬不起寸寸光阴,她们这一代,心里蹦得太紧了,青春年少的时光中,掺进了太多的志向和决心,唯独弄丢了闲趣的本色。而令他梦醒的是一阵喜悦,来自女儿那份虽然一知半解,却还敢跟他胡搅蛮缠的勇气。那一刻,半梦半醒的我,眼角应该有泪,欣喜的泪。
 
俞昕悦高中读课文
 
        从小学到初中,圆圆一直是个过于文静的孩子。很多年,老师的期末评语中,总会出现希望她大胆,大胆,再大胆点的期许。而他,总是会逮住一切机会,让圆圆给他讲讲学校的事情,讲讲有没有交到形影不离的小闺蜜,讲讲哪个老师长得又帅水平又高。有时他真的很诧异,如此娘娘腔的要求竟都是从他嘴里蹦出来的。不错,心中的执念是不可小觑的,因为执念,因为期盼,如果那样的娘娘腔能激发出女儿的一点点勇敢,耍一耍有何不可呢!进入高中阶段,参加过几次家长会之类的学校活动,每一次,都获悉在学校,圆圆过得很忙,忙学习,忙班上的各种事务,虽然成绩上依旧不算给力,但他心里很舒坦,仿佛有块石头从心头被搬开了。又一个周末快到了,不过从现在开始,不用再挖空心思地娘娘腔了。
 
        圆圆,爸爸想说,山河正长,日子亦长,急个甚,从拘谨到勇敢开放,好好享受你现在的这份蜕变。记住,无论境遇几何,此生应当辽阔,这是爸爸最想与你共勉的一点娘娘腔。
 
 
 
        梦里有一些明亮的颜色,尤以红和绿记忆深刻。
 
        远处是红色,那是初三,那年圆圆在直升杭外的考试中铩羽而归,刺眼的红色代表着失望和失落,时常出现在梦里,不断地提示着我,女儿去杭外的门,关上了,没门了。记得在女儿为直升考做最后冲刺的那些日子里,很多个午夜,我养成了将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姿势统统调节成优美的侧身位,面部90度正对窗外。希望在梦里与南方的周公神交,祈愿圆圆顺利过关。现在想来,杭外的门关了又如何,那时候,寄托在女儿身上的类似的祈愿,或可笑、或无奈,多数都很幼稚。
 
 
        再看近处,是大片绿,看着它,软软的养眼,让我品尝到美梦的甜蜜。曾经有段时间,研究过色彩,有红色的地方,就有绿。绿肥红瘦,红男绿女,那都是老搭档了。绿,是一个过于诗意的字,多数场合下,用得不妥当,不是俗了,就是飘了,需要用实的物件压一下,“绿珠”“绿野”“绿萍”等,一虚一实,比较稳妥。而梦中的绿,与之配合的是健康和成熟,不是实,却尤胜于实。进入高中阶段的圆圆,渐渐摆脱了少年过于激烈的逆反,多了一份懂得体恤父母的成熟。同时,女儿渐渐在长大,离开家,远走异乡的日子一天天在逼近,在绿色的甜蜜中掺进了一丝愁绪。
 
        圆圆,爸爸想和你说的就是这种甜蜜与愁绪,一生有很多的悲喜,在我心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就是最纯粹的乐观主义,希望你努力地,去抓住它。
 
 
        窗外,今年最牛逼的一场寒流正在占领着这个城市的上空。而阳光像是对抗这场寒流的勇士,用同样称得上牛逼的光芒,拉高着人们的兴奋指数。天空,从近处的浅浅的蓝一直过渡到远方褪色的白。我坐在办公室窗前的桌边,敲完这篇满是梦呓的回忆录,眼眶已是微湿,我十八岁的女儿,你的未来将面对什么?将会是怎样的一幅图景?说实在的,我无从想象,就如同天边那褪色的白,其后面是不是藏着金色的阳光,抑或是骇人的风雨,只有经历过才能最终知悉。正如英特那句名言,为不可预知的未来,快乐地出发吧。愿你能够快乐地长大,去遇见你生命中的一个个未知的五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