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师生访问德国格林德中学

时间:2017-06-27 星期二浏览次数:


      5月22日我校师生一行十六人从波兰飞往德国,回访了不久前来访我校的德国格林德中学。

      德国的高中分为两类,一类高中的学生可以考大学,另外一类是技术高中,格林德中学归为前者。这所高中位于德国格林德,在德国第二大城市汉堡旁边。现有700名学生和14种课程,每个学生最多可以选择14种课程进行学习。

(色彩亮丽的校舍)
      在欢迎仪式上,我校学生代表朱洲瑶和任可同学向格林德中学校长Eva Kuhn女士赠送了字画作品。我校高一中德班李小可同学用德语介绍了学校的基本情况。德国学生说:“小可学了一年半的德语,但是比我学了三年的中文要好多了。”

      格林德中学校长也在教师会议上隆重介绍了我校的师生访问团,感谢英特对格林德中学访问团在英特期间的热情周到的接待。她表示,希望能够继续保持友好的学校关系,增加学校之间的交流,并能够每年坚持将学生互访进行下去。



      格林德中学为每位同学都安排了住家和同伴。白天,学生们随着小伙伴去学校听课,走进了他们的经济、数学、语文、英语、德语、法语、音乐的课堂。学校也专程安排教师为我校学生开设了Häkeln钩针课、德国传统糕点烘焙课和歌曲演唱课。

      晚上放学后,同学们回到住家与当地家庭共进晚餐。在这几天的交流中,同学们深入了解了德国学校和德国家庭,虽然很多同学都不会说德语,但是仍然能够通过英语进行交流,与德方学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除了在校园的生活外,格林德中学的老师和学生还带我校师生游览了汉堡和吕贝克这两个著名城市,住家也为学生们安排了丰富的课余生活,参观了动物园、汉堡博物馆等。中德师生保龄球赛和热心的住家举办的烧烤派对更将气氛推到了高潮。

      在访问期间,我校师生还接受了当地记者的采访。报道充分肯定了这次有意义的跨国交流,肯定了我校学生和格林德中学学生的跨文化交际能力。本次德国之行,让格林德中学掀起了中国旋风,很多低年级的同学纷纷表示要学习中文,中文班的高年级同学也对明年的英特访问充满了期待。



      最后在此感谢Luke Kramer,Henning Wiese,Emma Baskaya ,Ana Grimm,Fiona Kisjeloff ,Fiona Boeckmann ,Alex Klei,Jan Ziemke,Maja Lenz,Runa Jorißen,Collin Brühl ,Emilia Metzner,Kiara Hacke这些天对我校学生的照顾。期待明年在英特与你们相见。
  吴荻 报道
附学生见闻:
Glinde学校见闻篇
      Day 1

      第一天到学校首先体验的课是两节数学课。无论是中国的学生还是德国学生都无比兴奋。数学总是全球通用的语言吧,大家总能互相理解吧。两节课的话题都是概率。内容很简单,老师带大家理解得却很透彻。从德国朋友的口中我们得知这已经是他们有关这一课的第三堂课。不同于中国学生对于知识快速的理解与吸收,做题的深入,德国的数学老师通过带领同学们完成游戏,自主推理,循序渐进地让同学们理解了概率问题。所有的题目都不难却很实用。课堂上同学与老师互动的气氛也很活跃。

      Day 2

      英语课真的是非常非常有趣呢!终于有了第一节可以完全听懂又能愉快聊天的课了。德国的学生们正在前几节课中讨论有关环境方面的话题。课上老师带着我们和德国学生交流了有关中国和德国环境污染的问题与措施,也让我们得到了更多关于环境治理的借鉴。随后,两位同学再一次做了有关英特的presentation,现场教学了广播体操和眼保健操,现场极其欢乐!最后的最后,老师说,Your English is fantastic!!

      下午跟着中文老师学习了编织,深刻地让我等同学们意识到了自己缺乏着中华女性传统美德——贤惠。两小时的课却让一些同学收获颇丰,一面享受着美丽的成果,一面赞叹着编织的神奇。

      这一天的最后,同学们转移至厨房一起做德国传统的小吃Plätzchen。德国同学翻译教学,大家一起做,从揉面到杏仁剥皮,一点点熟练,中德同学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带回住家,住家妈妈赞不绝口!

      Day3

      期待了好久的中文课终于来了!!

      第一节中文课上大家学了家人。中国复杂的称呼让德国的同学们头晕,中国的同学也又上了一课,不觉地念道:“爸爸的妈妈叫奶奶,爸爸的爸爸叫爷爷……”我们也坐入德国学生当中,开启中文会话与教学模式。中国学生教得开心,德国学生学得痛苦……有些个甚至开始了德语教学。大家说着自己的母语,又亲切又融洽。
李小可
德国住家篇
 
(一)
 
      我很幸运我是唯一一个和德国学生互相寄宿到对方家里的人,让我们成为了Special Pair,而这样的特别交流也让我们有了更深的友情。当Runna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她的性格,直爽,开朗,还很喜欢运动,我们一个周末吃遍了杭城的美食,她愿意接受所有新鲜的事物,通过两天的接触,我发现我们有些不谋而合,让我更加期待接触她的生活,认识她的家人。就这样,我到了德国。

      我是在快半夜11点的时候遇见她的爸爸妈妈,Host和Eken,他们一直都让我叫他们的名字,和他们在一起就像朋友一样。他们等在学校已经很久了,看到我之后就是拥抱和一直微笑,很亲切,在凉风习习的德国夜晚很温暖人心。在车上,Host一直都在讲笑话,他一直都是个十分幽默的人,不过有时候我不知道他的笑点在哪,Eken会给我一一解释,他们英文很好,没有任何的沟通障碍,这一路上我都很开心。

      到了家里,Host直接带我去餐厅,怕我晚上会饿,还告诉我哪里有吃的可以晚上自己拿来吃,难道我看起来就很像吃货吗。他坚持帮我拎箱子到房间,Eken给我准备了很温馨的房间,有巧克力放在枕头上,还有welcome的小纸条,我感觉到了她的用心。

      Runna有一个大家庭,五个孩子和爸爸妈妈,有时祖父母也会来看望他们,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家庭氛围:饭后大家会手拉着手一起唱歌;一起在厨房洗碗擦盘子;一起放音乐跳舞;一起在晚上看家庭电影;一起在蹦床上玩耍;一起在草地上晒着太阳睡午觉。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是那么的温暖。见面一定是拥抱和亲吻,离开也是如此。在住家的这个礼拜我自然而然地融入了这个大家庭,成为了第六个孩子,他们会尽量的说英语,让我明白他们在交谈什么,而我也会做任何在这个家应该做的事,唱歌跳舞,收拾餐盘,他们也不会阻止我帮忙,这是一种说不出的融入感,这个大家庭有包容性,而每个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

      最后一天我真的舍不得离开这样有爱的大家庭,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美好的时光,这一切的一切都过的好快,我还没吃够住家妈妈给我做的土豆,还没和住家爸爸一起喝啤酒,还没学完所有的德国的舞蹈,还没拍够照片就要离开了。让我最感动的是Runna在离别的时候给我一本相册,是从我们在中国遇见开始所经历的回忆,我坐在车上,一页一页的翻着,里面有我们在一起时的经典对话,有着她可爱的画画和字体,眼泪真的有点控制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Host和Eken 分别的时候紧紧的抱着我,好像是在给我力量,也是这个礼拜还没有给我的爱。我很想念他们,想念所有我们在一起的美好回忆。但我相信以后一定会再次相见的,这次的分离为的是今后更好的遇见。我还会回德国,回来看看我在德国的另一个家。我爱他们,很爱很爱,爱上一座城,因为一群可爱的人。

史嘉炜
(二)
 
      五月二十六号早上七点零一分,熟悉的闹钟声响起时,一切都面临了结束。

      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在一尘不染的浴室里清理干净洗澡留下的玻璃门上的水渍。

      最后一次在白色与粉色相间的厨房里吃一顿简单的早餐——烤面包片抹上黄油。

      最后一次坐上住家爸爸的车,听着住家一家人的闲聊。

      最后一次来到校园,与他们一一拥抱道别。

      是啊,要走了。

      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迎接我的也是一个一样的大大的温暖的拥抱,准确来说,是四个。

      住家爸爸是一个土耳其人,有着温暖的笑容和朗爽的笑声。

      住家妈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德国人,同样温暖的笑容和是不是蹦出的冷笑话。

      Emma有着遗传自外祖母的绿眼睛和金头发以及和我一样的笑起来露出的两颗不太整齐的门牙。

      妹妹的头发和眼睛是棕色的,笑起来眼睛会弯成两枚亮亮的月牙。

      初来乍到的我在接收到了四个热情的拥抱之后,原来的紧张感彻底消失了。

      坐在从学校回到住家的车上,第一次用着自己不太流利的英语和Emma开始了交谈。从最初的生涩的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语法错误细心的组织自己的语言到后来迫不及待的表达即使对方有任何错误也不影响的交流。

      住家妈妈爸爸妹妹先前只是微笑的听着我们的讲话,后来也慢慢的用着英语加入到我们的谈话中来。

      虽然彼此的英语都没有特别精准但是并不影响交流,而文化差异带来的则是无尽的话题(尤其是还有一个可爱的土耳其住家爸爸)。

      第二天晚上回到家,因为我的住家平时工作日是不在自己家吃晚餐,都是各自吃好再回家的,于是住家爸爸切了一大盘的西瓜,我们五个人就围坐在餐桌边,就一切可以讨论的话题发表着代表不同文化的意见。住家爸爸时不时的幽默的打趣和住家妈妈偶尔蹦出来的让人笑翻的冷笑话让这三个小时也就不知不觉的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过去了,西瓜也见了底。

      一般来讲,德国的饮食感觉都是相对比较简单一点的,工作日的时候他们并不会特别在意吃什么,Emma和我常常是早餐一片烤面包配上黄油或者巧克力酱再加一杯橙汁一杯红茶就草草解决了,午餐则是住家妈妈一大早在出门前准备好的,饭盒里面通常会有两到三小个三明治,里面简单的夹了火腿或者芝士配上一瓶带气的苹果汁,晚餐则通常都是自己在外解决再回家的。但是因为我在,所以住家爸爸妈妈挑了不太忙的一天带我们去吃了一顿中餐,虽然说菜式都不怎么正宗,但是因为五个人吃吃笑笑聊聊天,向彼此学着中文德语土耳其语还有筷子,还有实在太想念中餐和米饭了,那时觉得似乎这就是人间美味了。第二天父亲节放假的早上,住家妈妈又特意早起准备了一大桌的土耳其早餐,一大篮的土耳其传统面包还有两大盘的芝士和火腿,以及一盘咖喱香肠炒蛋。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也早早的就知道了注定要离别的,但是在分别的那天,拍完集体照,住家爸爸帮我把行李搬上大巴,一次一次恋恋不舍的拥抱着彼此,还是不得不被老师一个个赶上了车,我看着窗外,住家爸爸妈妈Emma妹妹都用力的挥着手告别。我知道我们一定有一天能再见到,毕竟许下了要带他们来杭州玩的诺言,在这样一个社交网络发达的时代,六个小时的时差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所以我想,迟早有一天的,会再见的。



      Waiting for see U again someday.
赵一诺
(三)
 
      非常幸运地,我和另一位同学被分配到一个曾在北京居住过五年的住家。到达已经是深夜了,被热情的爸爸妈妈还有小姐姐载回家的路上,通过交谈我得知这次接待我们的德国同学都有一个中文名字,而且非常巧的,有两个小姐姐和我一样都叫之安,包括我们要去的这家的小姐姐,这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我们的小姐姐叫Kiara,她有两个弟弟,大弟弟Marten就是在中国出生的。她家随处可见中国元素,楼梯上的兵马俑和观音,房间里的古董柜子,门前的石狮子……妈妈Catherine还特地为我们烧了扬州炒饭。虽然在离着家6个小时时差的地方,但kiara一家的热情让我们翻开身心去感受德国的生活。

      kiara一家都非常爱鱼,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有一个大鱼缸,他们还给每一条鱼起名字,他们可以读懂小鱼的情绪。kiara最喜欢的鱼叫做Kelvin,到了后来我们最爱跟她开的玩笑就是要把Kelvin烧了,它看起来很美味。

      Catherine则热衷于听我们聊中国,从学校讲到美食,从美食讲到政策,kiara的爸爸还爱在谈话时开玩笑,晚餐后我们一直愉快地聊到天色暗下来。

      这趟旅程我们只在住家家里待了4天,走的时候却有不少人抹了眼泪,还约定好明年他们来的时候一定要来自己家,大家还教会了他们用微信,这样就可以和这群可爱的人一直保持联系啦。

牟之安
(四)
 
      我是在下飞机后又累又困又渴又想上厕所的情况下被带到Jan前面的,然后在一群人的跳脚声中迷迷糊糊被带出机场的。

      一路上,我们没讲什么话。

      同学说,见到了妈妈会好一点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我们要送另外两个同学去他们的住家,Jan把他们送下去,我就在车上和他爸爸大眼瞪小眼,我们扯了扯天气和浴室。

      他爸爸虽然话不多,但是给我感觉是一个温柔有耐心的人,我一直觉得德国人,特别是德国的中年人会比较严谨——但是他爸爸是那种会讲笑话而且超级可爱的人。我可以说是十分喜欢他了!!

      到了家,我看到了他妈妈,他妈妈和爸爸一样温柔和蔼,她英语说的不好,但是她笑的是十分好看了!

      第一个晚上是在我倒头就睡中过去的。

      第二天,我爬起来准备好了一切之后,开始了我人生中最尴尬的一顿早饭。我们两个人坐在桌子旁边,默不作声的喝着麦片。我不是自来熟的个性,他也不是。我就边吃边看他一眼,我低头他看我一眼。

      第一天我们与那边的学生见面,下午去汉堡游览观光,然后我们就到了free time——shopping time。

      我面临着一大抉择,我适合同学们去购物,还是stay with Jan?

      当我在犹豫的时候,Jan过来问我要不要去逛逛,我说,好啊。

      他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我饿了想先吃点东西,他就带我去吃了德国香肠——是一种切片香肠with sauces and bread。

      德国的小吃店铺和中国的有一定区别,中国店铺一般会摆放一些椅子桌子,但在德国,临街的小店会在店铺门口摆放直立的圆桌,供人们使用。

      我和Jan和其他德国学生围在桌子旁边,我完成了吃完香肠的艰巨任务,但却无法完成吃完面包这一更为艰巨的任务。

      Jan在我finish之后问我还要不要,我说no,他就把那半个面包吃掉了。

      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有点意外的。一个是有关他个人,我在第一天觉得他是一个比较难以接近并且会有意识的和人保持距离的人。但是他可能并没有我想的那么难以亲近并且他让我感觉是一个很nice的人。

      还有一个是文化上的,他们男女生之间的交流较中国而言自然和流畅很多,对于异性也更加认同和尊重。

      我们一起去了汉堡的河边,郊外的我海边,香甜的草莓工厂,热的我满脸通红的游泳池。每一次对于我来说都是值得珍惜的体验。

      这几天的晚饭各不相同:有土豆配浓汤;披萨;炒饭等。体验了他们平时的饮食:硬的把牙磕掉的吐司和半片面包厚的巧克力酱;对于汽水和果汁的热爱。

      我和Jan最集中的交流时间是晚饭之后,这里白天很长,晚上8点天还是亮的,晚饭自然吃的很晚,当我和他窝到双人沙发的时候是将近晚上9点了。

      我教过他打游戏,尽管我很菜鸡,但是他贪吃蛇的无尽模式和王者荣耀的人机都打的很开心。他也给我看了他们学校的中文书,他翻着书半掩着他写的字很不好意思的笑。我们讨论过深刻的话题,我们从开玩笑的他的男朋友到中国和德国如今的同性恋接纳程度以及自己的观点都做了交换。我很吃惊,德国人在同性恋方面上比我的认知上要包容的多,很多人即使不属于这个集体但一直为这个集体付出。

      德国人认为家庭的,家庭之间的交流很重要:他们每周会选一个家庭作为聚会地点,每个家庭会带来食材,在花园举行一个小型聚会。

      我们这次去也在luke家里参加了BBQ,可以说是超级开心了,在享受了住家提供的丰盛的烤肉和沙拉之后,我们和德国学生玩游戏,卡拉ok,dancing,度过了一个有趣的夜晚。

      关于个体家庭的活动,我和Jan的家庭玩了许多小游戏,都是那边家庭常常玩的游戏,Jan在玩游戏的时候会吐舌头,爸爸会做鬼脸,妈妈会带着笑意的跟我说sorry,他们的相处很融洽,他们更像彼此的朋友,更加包容却满怀爱意。

      我很想念他们每天睡觉前的good night,每天早上的morning,每个人的笑容和拥抱。即使隔着六个小时,我还是会每天想你们一遍!!!

朱含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