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传统手艺,感受工匠精神
——记高一中美班艺术手作工坊体验活动

时间:2019-03-13 星期三浏览次数:



 
        3月12日,高一中美班同学组织了一次中国传统制作手艺体验活动,亲手尝试了陶艺和扎染,活动地点在西湖旁自在坞的工作室。


 
        在自在坞,同学们看到了各式各样的陶器和专业的工具。上午的活动是学习陶器制作过程,亲自动手完成部分制作。同学们了解了专业老师讲解陶器制作方法,认真学习了老师展示的一个陶器半成品的制作过程,而这部分过程就是大家接下来要自己动手去完成的任务之一。


 
        到了动手环节,大家纷纷用类似于“锯子”和“棒槌”的工具去分层和拍扁自己眼前的黏土,用“擀面杖”把切成片且拍成饼的黏土给压平整,再用“圆规”将平坦的黏土划出一个圆当做模具。


 
        在老师的耐心指导下,大家都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捏造出了不同形状的作品。在塑形过程之后就是上釉环节,在重复循环着色和干燥两个过程之后,大家不仅掌握了这门技能,还了解到这种传统制作手法的背景知识。最后,每个人都端着成品,眼中都透出了收获的惊喜。


 
        相对于陶艺的制作,扎染的过程更为细致与快速,同学们对此都深感趣味,因此格外投入。扎染的制作不仅考验了同学们的捆扎手法还涉及到了很多机会因素。


 
        好在天公作美,扎染作品拥有了很好的天气条件,同学们的制作过程都非常顺利,大家在亲手制作的过程中获得了许多快乐,不同纹理的作品无不透露出同学们的细致与用心。


 
        此次活动,同学们通过对传统手艺的试水,培养了耐心和创意。大家经过反复的失败与修补后,对传统手艺人肃然起敬,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了古人的伟大智慧。
王培文 吴楚天 报道

附部分同学感想:

冯泽崟:
        伴着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我们来到了西湖畔的自在坞,去享受那久违的自由气息。放下学业的重担,同学们将全部的心力都放在了体验生活当中,去感受那中国的传统文化,去学习那充满历史感的古老技艺。走在自在坞的小径上,浓密的绿荫遮挡了毒辣的日光,不由使人心旷神怡,也让人心得到一片安详,更能沉静下来,去放松身心。
        上午,我们首先进行了陶艺的学习。陶艺的制作,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即使没有亲身实践,也会在各种媒体中见过:将泥在一个机器上不停的转使之成型。然而,此次亲手体验以后,我才发现了它的难处。我们是手工捏的器皿,大家的动手能力首先被考验。尽管在开始前有老师细致入微的教导,但我们依然在制作时遇到了许多困难,比如尽管知道如何捏泥条,但是力度控制不当使我们做出许多瑕疵品,最后,在各种弥补中,我终于做了一个四不像的泥罐出来。借此,才感到了手艺人的艰辛。
        下午,我们开始了第二个项目,扎染。扎染的历史源远流长,在很久以前,人们便开始使用扎染去渲染衣服或者手帕之类的织品,使得他们更加好看。自然,我们不由得就觉得十份新鲜,在老师PPT与实物的指导下,我们也觉得轻松并且简单。不久,我们便上手了,然而,这似乎也不是一件轻松事,只过了一会儿,大家就开始抱怨起了它的困难,纷纷寻求老师的帮助,其次,染色的材料也使得我们又爱又怕。非常有趣的事,染色的原理非常有趣,染料是一种还原剂,当它与氧气和水接触时,就会由青变蓝,这不由让我们赞叹劳动人民的智慧。然而,另一方面,他的气味又让我们避之不及,纷纷感叹扎染艺人们的不易!

洪玮翊:
        慢生活是最美好的!陶艺传统的工艺,考验的是一个人的耐心,只要有耐心总能做出一件好的作品。在之前的体验中,我都是草草完成,没有上釉和烘烤。而今天我们真正的体验了一把,陶泥在制作的时候看上去非常的简单,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发现并不是,心里想把它揉成圆润而且粗细一致的条,但是事实上总是不粗细不一容易断,陶泥在手上来回摩擦容易失去水分,在制作自己的作品时破裂坍塌是常有的事情,做好模型之后烘干,上釉经过三遍的刷染和高温加热。崭新、独一无二的陶瓷就完成了。

黄语婕:
        今天的陶艺和扎染实践活动已经结束了。通过这次活动,我对于这两方面有了更深的了解。先说陶艺吧,这一中国的传统工艺,看似简单但动手确是很难得。刚开始听老师讲觉得蛮简单的,可一上手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道,尤其是在盘泥条的时候,要么不是力度不到位,滚的泥条粗细不均,要么就是盘的时候方向搞错或者方法不对,想盘个碗,却硬生生变成了个果盘。总之,第一件作品就是以失败告终了。之后,我又用剩余的陶泥,做了一个笔筒。之后的步骤就是等待泥巴干了之后,给作品上釉。我觉得上釉是一个可以让人静下心来的一件事情,安安静静的,可以让之前浮躁的心静下来,专心去做一件事情。并且一遍遍的上釉,并且抹匀也是一件很考验耐心的事情。接下来就是扎染了,相比陶泥,扎染是简单很多了。只要把它揉成你想要的,再用皮筋抓紧,就可以了。我染的是一个帆布袋,虽然出来的效果跟想象的不太一样,但还是算成功的啦!
        最后这次活动也算是圆满结束了,这次活动让我切身的感受了艺术的魅力,手指的触感能感受到文化的实质,也了解了陶艺和扎染的历史文化,和提高了自身的耐心,而且手工制作也使我在极高的兴致中锻炼了自己的动手操作能力,好与坏先不说,至少我专心致志地去竭力完成,过程虽然很辛苦,但我很有成就感。

张博炜:
        陶艺和扎染是中国传统古老文化和现代艺术结合的艺术形式,今天,我们有幸去体验与学习这两种技艺。上午,我们学习了陶艺,随着老师的细心讲解和一步步的演示,渐渐的我们体会到了这种艺术的魅力。当你自己经过一步步的学习,自己独立创造出一个作品时,那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虽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泥塑,但你却可以从它的造型、颜色中感受到自己的个性所在。下午,我们学习了另一个与陶艺截然不同的技艺--扎染。扎染是我国民间的一种特别的印染方法,在制作过程中每一步都拥有无限的创造性。最终,你看到自己的成品时,其颜色的艳丽和图案的变化,会让你惊叹不已!
 
屠杭宇:
        虽然没有遇到想象中的拉胚制作,却认识了两种存在历史至少有万年之久的陶艺制作方式:泥片及泥条。这两种制作方法较为原始,并不简单。由于泥体较为幼滑且脆弱,常常会有下坍的情况发生。而经过老师的耐心指导,我等同学都成功且快速完成了初步的塑形,得以进入下一阶段的上釉工作。有人说上釉就是涂颜料,但实际大有不同。上釉的均匀,层次及混合与否都很关键。涂得层次越多,烧制后的肌理就会越细腻。
 
宋辞:
        为了在出国前更好的体会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我们来到了一家开在西湖边的工作室。这里我们体验了如何不用机器和转盘,手工制作一件陶器,又感受了如何扎染的制作过程。如今这些民间的技艺已经逐渐淡去在我们的生活中,作为中国人的我虽然早早的就在阅读材料上读到过扎染的过程,但却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体会它的魅力。在这次的体验中,我做了两个布袋,分别用不同的技法和工具进行扎染,成果都十分满意,加上老师在制作前对我们的教导,我对这种传统手工艺品有了极为深刻的认识。
 
马越千:
        古人将惊蛰分为三侯:“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鸠。”,在惊蛰之时,我们在鸟语花香中感受中国传统文化。自在坞位于西湖边安静的金沙曲苑中,藏的很深,有种神秘的感觉,设计精美,古色古香。做陶艺的时候就是我的脑子想好了我要做什么,但是我的手不允许,好在老师都特别耐心,也会给你一定的思维发展空间,让你做你想做的东西,并会协助你进行修改整形和上釉。我们还在下午感受了扎染,不同于传统同扎染,现在的手工扎染也添加了新的试剂让它更加好看,我们学习了如何去做扎染也学习了中国历史文化。
 
单之涵:
        在这次实践活动中,我有颇多感触。首先,我们在动手实践的同时,简单地了解了陶器的一些知识。比如,五大名窑分别为钧窑,汝窑,官窑,哥窑和定窑。这些窑其实都是生产瓷器的,而在此之前,在人们的生活中,陶器才是占主导地位的。
        在我们上手之前,老师们先给我们示范了一遍如何“盘泥条”。虽说不上胸有成竹,但我还是觉得并不算特别难——不就是压扁一块陶泥做底部,再搓几根泥线盘上去做瓶身吗?
        可非常老套的是,当我开始动手搓泥线时,现实的骨感简直令我绝望。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手上的力度,原本圆滚滚的陶泥圆柱体一次次变成了细长的条状物,完全不符合要求。但我也没办法,在陶泥干裂之前,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精雕细琢每一条泥线,于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可当我盘泥条时,意外又发生了——泥条之间出现了缝隙,而且我的花瓶活生生扭曲成了一个碗……当我最后完成作品时终于彻底地体会到想要简简单单做好一个能看的东西是有多不容易了,更别说要让它变得好看。
        所有的手艺人都值得敬佩。他们的精湛的技法固然是一笔不可估量的财富,可他们在创作的时候所付出的专注、时间和汗水才是最为珍贵的东西。
  
梁安珂:
        草长莺飞,扶堤杨柳。明媚的春光滋生了万物,供养了新生,更是火热了人们,沉睡于寒冬才初萌起的朝气。“自在坞”顾名思义,本就是一所清净雅致的地方。制陶,扎染,都是“初心”的道理,本是一坨黄泥,一只素袋,用心雕琢,稍微加点缀便可精妙绝伦,别开生面,这取决于造物者的创造力、实践力、恒心等等。但需要铭记的一点是,最初造就成佳品的仍是黄泥和纸,仅此而已。人也是如此,在路上可以一直以漂亮的姿态走到最后的,他们往往不卑不亢、心怀初心,安之若素地面对一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才是“圣”的最高境界。
 
陈艺之:
三月十二日记
        时日难留。转眼已至三月中旬,气温渐暖,鸟啼虫鸣,大有春至之势。今日有幸与同窗先生共至自在坞,习制陶扎染之方,甚为开怀。
        车行约一时辰过半,及下车,已是辰时有余。自在坞乃一独楼,黛瓦白墙施之,零星绿枝相衬,犹是清爽。入室,又见泥胚塑具陈列于案,十余张木心椅环绕,颇有阵势。
        待坞中人介绍演示毕,余取泥些许,径自揉捏。陶泥性寒,触之有沁凉感,且质地稍软,较菜泥更有韧性。许因来的仓促,未有准备,几经尝试,发觉难以制出心仪之物,索性放开,任泥塑形,反倒得一好花栽。而后,又随性捏出一只茶盏,一横菜碟,着实是令人心生欢喜。
        塑泥后便是扎染。扎染扎染,顾名思义,先扎而后染。将丝帕叠规整,以一对三角木板夹之,再系与橡皮筋,浸于染缸中约莫半刻钟。及取出,淋透水,晾干后便可得繁杂花样,精巧细致,纹路讨人欢心的很。待染完一挂布袋,已至午时。日光大好,照得人发困,昏然欲睡,殊不知还有半个时辰便是日落黄昏。
        校车于午时二刻到,饶余有不舍,也无由头再留。
        及上车,携二方织物,恍觉这一日如梦,时日静悄悄淌了去,无声无形,却惹人追思。待车行远了再回望,只瞧见绿叶青枝中掩映的黛瓦白墙,不由感叹,自在坞中果真自在。